首頁 > 寫作輔導 > 詳細內容
管建剛:教學主張引領下的作文教學革命
作者:成尚榮  
           我認識“兩個”管建剛。一個是“孤獨”的、“沉默不語”的,他總是用稍凹的眼睛凝視著你,偶爾迸出一句話,讓你沉思好一會。一個是“滔滔不絕”的,別人把話題岔到其他方面,他還會執拗地回到原來的話題上來,接著往下說。“孤獨”的管建剛信了周國平先生的一句話:“孤獨比交往更重要。”其實,“孤獨”的管建剛不寂寞,他內心一直在交往,并不安靜,他只是“鬧中取靜”。“滔滔不絕”的管建剛,是因為他學生的作文、他的作文教學故事、他的作文教學革命、他的作文教學主張。其實,“滔滔不絕”的管建剛并不喜歡熱鬧,他內心是相當安靜的,他信了周國平先生的另一句話:“豐富的安靜。”仔細想想,管建剛的“孤獨”或者“滔滔不絕”,他都是在自言自語,只不過一個在心語,一個在口語。這兩者的統一,就像尼采所說的,這是偉大的風格。而風格實則是人格的外在表現。
          管建剛鐘情地、執著地研究作文教學,但并不癡迷,并不迂腐,鐘情中有一份理性,執著中有一份激情。正因為此,他的作文教學已不是一般的實踐,而是一種深刻的、持久的反思;也不僅僅是一種反思,而是一種富有學術含量的研究。他是一個實踐家,而不僅僅是實踐者;他雖不是一個思想家,但他一定是一個杰出的思想者。實踐家也好,思想者也好,他總是在向你講故事。做一個有故事的老師是他的教育人生的追求之一。他說:“我希望每天下班都能留下一個故事。”他的話印證了愛爾蘭的哲學教授理查德·卡尼的一個哲學判斷:“眾多的故事使我們具備了人的身份。”也暗含了20世紀的思想家漢娜·阿倫特的一個重要觀點:“特定的人類生命,其主要特點……就是它充滿著最終可以當作故事來講的事件……”我理解,管建剛喜歡故事,希望做一個有故事的老師,實質是希望做一個閃爍生命光彩的老師,一個具備“人的身份”的語文老師。于是,不難理解,他為什么把作文叫作“作文教育”,而不是“作文教學”;他為什么把自己的作文教學主張和革命當作故事來寫;他為什么專門有一本書《我的作文教學故事》。故事讓時間人格化了,故事讓他永遠在教育事件中生長思想、生長智慧、生長經驗,讓他永遠是一個充滿生動、豐富又極富思想的實踐家。因而,教師們喜歡他,崇拜他,我們也喜歡他,欽佩他。
           也許,說到這兒,都是一些隨意的,而不是“序”。不過,一位作家說過,最好的序是讀后感。隨意歸隨意,還得對管建剛的作文教學作一些粗略的梳理。不是為了別的,而是為了在我的頭腦里留下一些清晰的深深印記,以使我對作文教學有進一步的認識。
           管建剛的作文教學,他自稱是革命。而我認為他的作文教學革命的關鍵點,是他的作文教學有鮮明的、堅定的主張。我喜歡“主張”這個概念。主張、教學主張、教育主張,一定是教育思想、教育理念的具體化和個性化,是屬于自己的、獨特的。它是在長期實踐中經提煉而形成的,比較成熟,而且比較堅定。主張是教學風格、教育風格,以至教學流派、教育流派的內在。缺乏主張的教學風格只能是一種面具。同樣,缺乏主張的教學流派也只能是無思想張力的一具空殼。管建剛有自己的作文教學主張。他喜歡說的一句話是:“做一個有主見的教師。”顯然,在他那里,“主見”應該是“主張”的別稱。的確,管建剛有自己的作文教學主張。統覽管建剛作文教學專著,和他聊作文教學,發現他有一個主導思想,那就是讓學生主動地、愉快地學會寫作文,創造性地寫作文,享受作文。首先,他堅定地認為,寫作文說到底是關注寫作文的那個“人”。寫作文無非關涉三種人:一種是教作文的人,即老師;一種是寫作文的人,即學生;一種是作文里的人。這三種人,“寫作文的那個人”是關鍵,是核心人物,“教作文的那個人”是為了“寫作文的那個人”服務的,即使“作文里的那些人”也往往是“寫作文的那個人”。學生既然是作文教學中的核心人物,那么作文教學就應當是他們自己的事。反之,不以“寫作文的那個人”為主體、為核心展開的教學不應視為最好的作文教學,甚至不是真正的作文教學。其次,管建剛堅定地認為寫作是為了自我表達和與人交流。他說:“你的學生要是不懂得‘寫作是自我表達和與人交流’,他們就不會知道寫作的方向在哪里,他們的寫作只是受命于師的作業,他們永遠享受不到真正的寫作快感、榮耀感和幸福感。”意思非常明白,“自我表達和與人交流”是別人不能代替的,只能學生親歷親為親悟親身體驗。為此,他語出驚人:“他人的施舍不能解決真正的溫飽”,否則,學生就成了“衣來伸手、飯來張口的孩子”,“學生應當自己去找飯吃”。他還十分勇敢而有見地地說:“教材救不了作文教學的命。”誰是作文教學的“救世主”?是學生自己。只有學生才能自己去擦亮作文這顆星星。在此,學生是作文教學的主人。其重要的理論基礎,管建剛認為,“學生的生活是他寫作的金礦”,“每個學生的內心都有一座寫作金礦”。所以,學生的作文是自己開發內在的金礦,是開發生活的金礦。而這個重要的理論基礎又建立在兩點上,一是學生都有巨大的可能性。用馬克斯·范梅南的話來說:面對兒童就是面對可能性。不可否認,學生有自己學會作文的可能性,而且有寫好作文的可能性。二是,作文是學生自己的發現,用管建剛的話來說,作文是學生自己心靈的發現。可見,喚醒學生的“心”,就是喚醒學生的可能性,就是喚醒學生的寫作信心和自豪感。基于以上的認識,管建剛的結論是:作文教學同樣應該貫穿“先學后教”、“以學定教”、“順學而教”的原則。他既認為,這是作文教學的“最佳路徑”,更認為這是作文教學的方向,方向偏了、錯了,結果必然是“南轅北轍”。這就是管建剛的作文教學主張。可貴的是,他的作文教學主張來自他內心的發現,全是他用最普通的、平實的而又有個性的話語來表達和闡釋。管建剛說的全是“自己的話”,而不是“普通話”——他開始建立自己的話語系統。
管建剛的作文教學主張也是一個系統。在“讓學生主動地、愉快地學會作文,創造性地寫好作文,享受作文”主張的統領下,他提出九個具體的主張。這九個主張又可分為三個層次。第一層次是“文心”重于“文字”。我認為,“文心”決不僅僅是一種技能,哪怕說它是第一技能。“文心”首先是學生寫作的心靈,是心靈的蘇醒,是心靈的敞開,是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是對理想的追求。而“文心”,管建剛將其聚焦在激發學生寫作興趣和寫作意志上,他說:沒有興趣的寫作是“死”的寫作。也許還應該補充一句話:沒有意志的寫作是“短命”的寫作。第二層次是“生活”重于“生成”。管建剛有一個精辟的觀點:學生的作文不是另一種生活。意思很清楚,不要把學生的作文和學生的日常生活割裂開來。因此,“只要活著就有‘寫’的內容”。但是,學生不是為生活而作文,作文也不就是為了生活。當學生具有幸福的意義的時候,作文也才是幸福的。第三層次,是關于興趣與技能、發現與觀察、講評與指導、多改與多寫、真實與虛構、課內與課外、寫作與閱讀。必須指出的是,這第三層次的主張也不僅僅是技術性的、技能性地,同樣充溢著思想和智慧。讀這些文字,總覺得,管建剛的那雙稍稍凹陷的眼睛在閃亮、在微笑——好動人啊。
            主張導致風格。歌德說:風格是藝術家所企求的最高境界。雨果說,風格是打開未來之門的一把鑰匙。管建剛追求作文教學風格,也正在形成自己的作文教學風格。以往的成就是他追求風格過程的結晶,是他用風格打開未來之門的結果。我暫無能力去分析管建剛的作文教學風格,我只想對他的語言表現風格談談自己的看法。
語言表現風格具有鮮明的美學特質,因此,語言表現風格是語言形式美學效果的不同而表現出來的綜合特點。語言表現風格離不開語言文字,但是語言文字的背后是思想和情感。馬克思早就說過,語言是思想的直接現場。風格與其說是文字的特異,還不如說是思想的力量。朱光潛說:“語言是由情感和思想給予意義和生命的文字組織。”老舍說:“風格不是由字詞的堆砌而來的,它是心靈的音樂。”讀管建剛的文章,聽他聊作文教學,吸引我們的恰恰是他的“見解”,受到啟發的恰恰是他語言里所蘊含的思想,我們仿佛在聽他心靈的歌唱。他關于作文教學的話語幾乎都是從思想深處發出來的。
           管建剛的語言比較樸實,但樸實中處處有智慧的水流在涌動。他不太喜歡用華麗的語言,也許他記住了叔本華的話:“形容詞是名詞的仇敵。”在叔本華那兒,形容詞是華麗、炫技的代名詞,名詞則往往是實打實的質樸的別稱。正是這個原因,管建剛的語言沒有刻意的雕琢的痕跡,因而沒有王蒙所擔憂的“變成矯揉造作的危險”和“變成形式主義的危險”。沒有“形容詞”,并不意味著語言的呆板和蒼白,“名詞”也并不意味著干癟、枯燥。他不善于用彩色的羽毛炫飾自己。翻閱管建剛的文章,處處可以觸摸到他情感的溫度、思想的脈動。讀著讀著,你往往發出由衷的贊嘆:說得妙!說得好!
            有學者曾把語言表現風格分為樸素、華麗、簡練、繁豐、明朗、含蓄、雄渾、柔婉,以及通俗、典雅等等類型。我無意把管建剛的語言風格與以上類型去對應,給其歸類,因為,他各種類型的風格似乎都有,又似乎都不像。怎么辦?我不妨稱其為“管建剛風格”吧。我相信博物館學家布封1753年8月25日在法蘭西學士院的演說中的名言:“風格即是人的本身。”而且我深信,管建剛的這種風格會影響著學生的作文表達,影響著他們的風格,影響著他們的人格。
            管建剛說自己要來一場作文教學革命,起初我不以為然,現在我開始了認識上的“轉身”。其實,他的作文教學革命,是指作文教學要顛覆。何為顛覆?他的界定是:“把正常的看作是不正常的。”他敢于否定、批判,否定、批判才會有創新,才會有革命。而顛覆、革命是為了什么,他說:“不是為了轟動,而是為了震動!”我十分贊成,也十分贊賞。之所以這樣,他說:“作文教學不能寂寞。”他趕往何處?趕往理想的作文教學,這正是管建剛作文教學主張的動力。而理想的作文教學正在于教師自己再一次、不斷地“過童年生活”。這正是管建剛作文教學主張的思想源泉。于是,管建剛,最懂得孩子,最能走進孩子的心靈,最能從孩子出發。
            說到這兒,“兩個”管建剛,實質還是一個管建剛。這同一個管建剛來自教學一線,來自大地,來自田野,來自教學現場。他在學生面前鋪展開一塊塊土地,他用自己的心靈和汗水,讓孩子尋找到種子,又幫助他們自己把種子播在田野里。是孩子給了他靈感,是田野給了他智慧,是他自己的內心生長起了真誠和勇敢,這種真誠、智慧、勇敢讓他生成了“作文教學主張”。毫不夸張地說,管建剛創新著一種作文教學的理論,這種理論是那么樸實又那么鮮活、那么深刻,還那么貼近教師、貼近實踐。管建剛的成長是種現象,需要深入分析。管建剛發動了作文教學革命,他正在醞釀著下一場革命。那場革命會更精彩,更讓我們震動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2    3555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
  
排列三阴阳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