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寫作輔導 > 詳細內容
高考作文評分導向顯現的“危機”
作者:高振千  

    最先碰到它的閱卷老師給了36分,剛及格(高考作文滿分為60分);二評的老師判給它42分——這屬于大多數考生都能得到的基本分。按照預設程序,一評、二評相差6分,它被電腦傳給第三位老師。第三位老師判39分。復查階段,江蘇省高考語文閱卷組組長何永康教授發現了這篇綜合判定為37分的《懷想天空》,何永康終于下決心給它54分。(7月2日《中國青年報》)   
    這是一篇被“打撈”出來的高考優秀作文。這篇作文從及格變優秀,終審評價提升了17分。如果沒有何教授的復查發現,“反復讀了3遍”,這篇優秀作文就會從此被埋沒,更不用說“17分”對考生意味著什么。待細讀了附錄的該考生的《懷想天空》,感到何教授給的54分,一點也不為過;真切、質樸,不能不說是其最大的亮點,不能不說是久違和難得的文風。  
    因為是“背靠背”的電腦閱卷降低了“串分”的可能性,那么,為什么3位老師對它的評價咋就相差不遠,而何教授給出的分數相差如此懸殊呢?盡管3位評判作文老師打的分數只有細小差別,但他們評判作文的價值取向或許基本上趨于一致:這樣平實的作文只配給基本分及以下。3位老師的作文評分標準已經形成可怕的思維定勢,評判技術“爐火純青”。
  既然評卷老師不看好真情實感的作文,不喜歡樸實無華的作文,而且那些無端張揚、肆意鋪陳、把玩深沉、華彩炫目的作文可以得高分,甚至滿分,這就難怪考生們要舍棄本色和純凈,以脫離現實、辭藻華麗等虛張聲勢的作文來迎合評判老師的“胃口”。這也難怪當今許多語文教師不是為學生夯實寫作基礎,而是教導學生如何投機取巧應付考試。  
    老師為考試而教,學生為考試而寫,最終目的取悅評卷老師,高考作文的評分導向無疑起著“指揮棒”作用。近些年來,由于高考作文取消文體限制,由于高考滿分作文展示的推波助瀾,所謂的“文化散文體”便在高考中一路走紅,令不少學生為之傾倒和模仿,紛紛習慣于“回到古代,復述經典”。引經據典、堆砌華美辭藻便成為學生們寫作的最愛。  
    于是,華而不實的浮躁的文風,在作文教學中、在學生習作里泛濫成災。學生們不再關心生活,認真體驗,而是鉆進文章中尋找寫作素材;不是為了表情達意發表見解,而是一味追求“語言的生動”和“文句有意蘊”;不是從生活實踐中發現和挖掘,而是不惜虛構和拼湊內容。作文對日常生活都熟視無睹,躲避和遠離現實,學生又如何熱愛生活、珍愛生命?
  高考作文的評分導向意義,在一定程度上說,不僅是教導學生如何寫作,更重要的是引領學生如何做人!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    4090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
  
排列三阴阳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