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寫作輔導 > 詳細內容
作文三書•字
作者:王鼎鈞  


  有一部小說,以中國對日抗戰時期的華北農村為背景,其中有一個人物突然卷進疑案,死了。小說描寫這件事給當地社會造成的震蕩,給死者家屬帶來的壓力,在提到死者的子女時,有一句話是:“他們是遺孽,還是遺烈?”這句話在小說中有很強的效果,它的精妙之處,即在“孽”和“烈”是疊韻,兩字的韻母相同,讀音雖然相近,而意義又完全相反,特別能表現出事態的曖昧和微妙,也有“失之毫厘,差之千里”的危機感。俗諺有“上臺一條龍,下臺一條蟲”的說法,“龍”和“蟲”疊韻,聽來差別很小,想一想差別很大,而兩字同韻,順流急下,也表現了“轉眼成空”的事態。如果換成“上臺一塊金,下臺一塊銅”,就不能有同樣的效果。



  作家用字,除了考慮到字形字音,還考慮到某些字的歷史文化色彩。像“梅”這個字,在中國人眼里決不僅僅是“薔薇科落葉喬木,花瓣五片,葉卵形而尖,邊沿有鋸齒”而已。它還是歲寒三友,春神的第一位使者,林和靖精神上的妻子,以及許多美女的姓名。它還是許多大詩人大畫家的作品,里面藏著美麗的想像和高潔的人格。這些條件使一個中國讀者看到“梅”這個字有豐富的反應,這些反應,是一般英國人、美國人看見英文里的梅字所沒有的。這是歷史文化賦予“梅”這個字的特殊魅力。有人說梅蘭芳誠然是大藝術家,不過他有幸姓梅,這個字幫了他的忙。這話有些道理。



  談到歷史文化色彩,我們可以談一談“關”字。這個字使人想起關云長,關云長是何等人物,我們心中有鮮明的形象。有一位小說家創造了一個義薄云天的江湖好漢,讓他姓關。這使他筆下的人物特別得到讀者的敬愛。人們都自覺或不自覺地對姓關的姓岳的姓孔的人物有所期待。當年清朝有人寫信給大將岳鐘麒,勸他反清,理由之一是,岳鐘麒的祖先是立志直搗黃龍的岳飛。抗戰期間,日本人勸一個姓岳的出來擔任偽職,這位岳先生當場拒絕,并且在自己手里寫了一個“岳”字給那個日本軍官看。那日本人居然點頭放過他,這也是歷史文化賦予“岳”字的魅力。文學作家是用文字去感染、影響、征服讀者的專才,他要充分發揮文字的性能,因此,他用字遣詞要連文字的這一部分潛能放射出來。



  現代中國讀者對西洋的歷史文化頗有了解,因此,“云雀”、“橄欖”、“羅馬”在他們眼中也放出異彩。“星空非常希臘”,把希臘一詞放在中文的背景里看,這句話有些古怪,但是,放在西洋文學背景里看呢?那些星座,那些天神都出來支持這句詩,其中意象瑰麗而詭奇。至于說詩人在中國看星,為什么要扯上另一遙遠的空間,那么不住在長安的也看過長安月,不住在弱水旁邊的人也飲過一瓢弱水,這仍是文化背景迎拒的問題。

 

  好了,讓我們回顧前面說過的話,問題很簡單也很不簡單,作家用字要善用本義,(這是理所當然,我沒有多說。)要善用引申義,要善用字形來幫助表達,善用字音來幫助表達,要善用某些字的歷史文化色彩來加強表現效果。

3    1308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
  
排列三阴阳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