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課外閱讀 > 詳細內容
小偷、車夫和老頭
作者:蕭紅  

木柈車在石路上發著隆隆的重響。出了木柈場,這滿車的木柈使老馬拉得吃力了!但不能滿足我,大木柈堆對于這一車木柈,真象在牛背上拔了一根毛,我好象嫌這柈子太少。“丟了兩塊木柈哩!小偷來搶的,沒看見?要好好看著,小偷常偷柈子……十塊八塊木柈也能丟。”

我被車夫提醒了!覺得一塊木柈也不該丟,木柈對我才恢復了它的重要性。小偷眼睛發著光又來搶時,車夫在招呼我們:
  “來了啊!又來啦!”

郎華招呼一聲,那豎著頭發的人跑了!

“這些東西頂沒有臉,拉兩塊就得啦吧!貪多不厭,把這一車都送給你好不好?……”打著鞭子的車夫,反復地在說那個小偷的壞話,說他貪多不厭。

在院心把木柈一塊塊推下車來,那還沒有推完,車夫就不再動手了!把車錢給了他,他才說:“先生,這兩塊給我吧!拉家去好烘火,孩子小,屋子又冷。”

“好吧!你拉走吧!”我看一看那是五塊頂大的他留在車上。

這時候他又彎下腰,去弄一些碎的,把一些木皮揚上車去,而后拉起馬來走了。但他對他自己并沒說貪多不厭,別的壞話也沒說,跑出大門道去了。

只要有木柈車進院,鐵門欄外就有人向院里看著問:“柈子拉(鋸)不拉?”

那些人帶著鋸,有兩個老頭也扒著門扇。
  這些柈子就講妥歸兩個老頭來鋸,老頭有了工作在眼前,才對那個伙伴說:“吃點么?”

我去買給他們面包吃。
  柈子拉完又送到柈子房去。整個下午我不能安定下來,好象我從未見過木柈,木柈給我這樣的大歡喜,使我坐也坐不定,一會跑出去看看。最后老頭子把院子掃得干干凈凈的了!這時候,我給他工錢。

我先用碎木皮來烘著火。夜晚在三月里也是冷一點,玻璃窗上掛著蒸氣。沒有點燈,爐火顆顆星星地發著爆炸,爐門打開著,火光照紅我的臉,我感到例外的安寧。

我又到窗外去拾木皮,我吃驚了!老頭子的斧子和鋸都背好在肩上,另一個背著架柈子的木架,可是他們還沒有走。這許多的時候,為什么不走呢?
  “太太,多給了錢啦?”
  “怎么多給的!不多,七角五分不是嗎?”
  “太太,吃面包錢沒有扣去!”那幾角工錢,老頭子并沒放入衣袋,仍呈在他的手上,他借著離得很遠的門燈在考察錢數。

我說:“吃面包不要錢,拿著走吧!”
  “謝謝,太太。”感恩似的,他們轉過身走去了,覺得吃面包是我的恩情。

 我愧得立刻心上燒起來,望著那兩個背影停了好久,羞恨的眼淚就要流出來。已經是祖父的年紀了,吃塊面包還要感恩嗎?




2    179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
  
排列三阴阳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