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課外閱讀 > 詳細內容
吃蓮花
作者:老舍  

   今年我種了兩盆白蓮。

   盆是由北平搜尋來的,里外包著綠苔,至少有五六十歲。泥是由黃河拉來的。水用趵突泉的。只是藕差點事,吃剩下來的菜藕。好盆好泥好水敢情有妙用,菜藕也不好意思了,長吧,開花吧,不然太對不起人!居然,拔了梗,放了葉,而且開了花。一盆里七八朵,白的!只有兩朵,瓣尖上有點紅,我細細的用檀香粉給涂了涂,于是全白。作詩吧,除了作詩還有什么辦法?專說“亭亭玉立”這四個字就被我用了七十五次,請想我作了多少首詩吧!

   這且不提。好幾天了,天天門口賣菜的帶著幾把兒白蓮。最初,我心里很難過。好好的蓮花和茄子冬瓜放在一塊,真!繼而一想,若有所悟。啊,濟南名士多,不能自己“種”蓮,還不“買”些用古瓶清水養起來,放在書齋?是的,一定是這樣。
   這且不提。友人約游大明湖。
   “去買點蓮花來!”他說。
   “何必去買,我的兩盆還不可觀?”我有點不痛快,心里說:“我自種的難道比不上湖里的?真!”況且,天這么熱,游湖更受罪,不如在家里,煮點毛豆角,喝點蓮花白,作兩首詩,以自種白蓮為題,豈不雅妙?
   友人看著那兩盆花,點了點頭。我心里不用提多么痛快了,友人也很雅喲!除了作新詩向來不肯用這“喲”,可是此刻非用不可了!我忙著吩咐家中煮毛豆角,看看能買到鮮核桃不。然后到書房去找我的詩稿。友人靜立花前,欣賞著喲!
   這且不提。及至我從書房回來一看,盆中的花全在友人手里握著呢,只剩下兩朵快要開敗的還在原地未動。我似乎忽然中了暑,天旋地轉,說不出話。友人可是很高興。他說:“這幾朵也對付了,不必到湖中買去了。其實門口賣菜的也有,不過沒有湖上的新鮮便宜。你這些不很嫩了,還能對付。”他一邊說著,一邊奔了廚房。“老田,”他叫著我的總管事兼廚子,“把這用好香油炸炸。外邊的老瓣不要,炸里邊那嫩的。”老田是我由北平請來的,和我一樣不懂濟南的典故,他以為香油炸蓮瓣是什么偏方呢。“這治什么病,燙傷?”他問。
   友人笑了。“治燙傷?吃!美極了!沒看見菜挑子上一把一把兒的賣嗎?”

   這且不提。還提什么呢,詩稿全燒了,所以不能附錄在這里。



0    160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
  
排列三阴阳走势图 广东11选5平台 广东11选五怎么玩 青海十一选五中大奖图 股票要多少钱才能开户 今日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盛兴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介绍山西快乐十分玩法 七星彩最新开奖结果 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体育彩票环岛赛的规则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贵丰配资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预测 河南快三电视走势图下载安装 美东二分彩公正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