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寫作輔導 > 詳細內容
木炭習作和短小文字
作者:葉圣陶  
    美術學生喜歡作整幅的畫,尤其喜歡給涂上彩色,紅一大塊,綠一大塊,對于油彩毫不吝惜。待涂滿了自己看看,覺得跟名畫集里的畫幅有點兒相近,那就十分滿意;遇到展覽會,當然非送去陳列不可。因此,你如果去看什么美術學校的展覽會,紅紅綠綠的畫幅簡直叫你眼花;你也許會疑心你看見了一個新的宗派——紅紅綠綠派。
    整幅的彩色畫所以被美術學生喜歡,并不是沒有理由的。從效用上說,這可以表示作者從人生、社會窺見的一種意義,譬如靈肉沖突哩,意志難得自由哩,都會的罪惡哩,黃包車夫的痛苦哩,都是常見的題材。從技巧上說,這可以表示作者對于光跟色彩的研究功夫,人的臉上一搭青一搭黃,花瓶里的一朵大花單只是一團紅,都是研究的結果。人誰不樂意把自己見到的、研究出來的告訴人家。美術學生會的是畫畫,當然用畫來代替言語,于是拿起畫筆來,一幅又一幅地涂他們的彩色畫。
    但是,從參觀展覽會的人一方面說,這紅紅綠綠派往往像一大批謎,驟然看去,不知道畫的什么,仔細看了一會,才約略猜得透大概是什么,不放心,再對準了號數檢查手里的出品目錄,也有猜中的,也有猜不中的。明明是一幅一幅掛在墻上的畫,除了瞎子誰都看得清,為什么看了還得猜?這因為畫得不很像的緣故。畫人不很像人,也許是遠遠的一簇樹木;畫花不很像花,也許是桌子上堆著幾個絨線球:怎叫人不要猜?
    像,在美術學生看來真是不值得齒數的一個條件。他們會說,你要像,去看照相好了,不用來看畫,畫畫的終極的目標就不在乎像。話是不錯,然而照相也有兩種:一種是普通的,另一種是藝術照相。普通照相就只是個像;藝術照相卻還有旁的什么,可是也決不離開了像。把畫畫得跟普通照相一樣,那就近乎“匠”了,自然不好;但是跟藝術照相一樣,除了旁的什么以外,還有一個條件叫做像,不是并沒有辱沒了繪畫藝術嗎?并且,丟開了像,還畫什么畫呢?畫畫的終極的目標固然不在像,而畫畫的基礎的條件不能不是這個像。
    照相靠著機械的幫助,無論普通的、藝術的,你要它不像也辦不到。畫畫全由于心思跟手腕的運用,你沒有練習到像的地步,畫出來就簡直不像。不像,好比造房子沒有打下基礎,你卻要造起高堂大廈來,怎得不一塌糊涂,完全失敗?基礎先打下了,然后高堂大廈憑你造。這必需的功夫就是木炭習作。
    但是,聽說美術學生最不感興味的就是木炭習作。一個石膏人頭,一朵假花,要一回又一回地描畫,誰耐煩。馬馬虎虎敷衍一下,總算學過了這一門就是了;回頭就嚷著弄彩色,畫整幅。這是好勝的心理;巴望自己創造出幾幅有價值的畫來,不能說不應該,然而未免把畫畫的基礎看得太輕忽了。并且,木炭習作不只使你落筆畫得像,更能夠叫你漸漸地明白,畫一件東西,哪一些繁瑣的線條可以.省掉,哪一些主要的線條一絲一毫隨便不得。不但叫你明白,又叫你的手腕漸漸熟練起來,可以省掉的簡直不畫,隨便不得的決不隨便。這對于你極有益處。將來你能畫出不同于照相可是也像的畫來,基礎就在乎此。
    情形正相同,一個文學青年也得下一番跟木炭習作同類的工夫,那目標也在乎像而不僅在乎像。
    文學的木炭習作就是短小文字,有種種的名稱,小品,隨筆,感想文,速寫,特寫,雜文,此外大概還有。照編撰文學概論的說起來,這些門類各有各的定義跟范圍,不能混同,但是不多啰嗦,少有枝葉,有什么說什么,說完了就擱筆,差不多是這些門類的共通點,所以不妨并為一談。若說應付實際生活的需耍,唯有這些門類才真個當得起“應用文”三個字;章程、契券、公文之類只是“公式文”而已,實在不配稱為“應用文”。同時,這些門類質地單純,寫作起來比較便于照顧,借此訓練手腕,最容易達到熟能生巧的境界。
    目標也在乎像,這個話怎么說呢?原來簡單得很:你眼前有什么,心中有什么,把它寫下來,沒有走樣;拿給人家看,能使人家明白你眼前的是什么,心中的是什么,這就行了。若把畫畫的功夫來比擬,不就是做到了一個像字嗎?這可不是三腳兩步就能夠達到的,連篇累牘寫了許多,結果自己覺得并沒有把眼前的心中的寫下來,人家也不大清楚作者到底寫的什么:這樣的事情往往有之。所以,雖說是類乎木炭習作的短小文字,寫作的時候也非鄭重從事不可。譬如寫一間房間,你得注意各種陳設的位置,辨認外來光線的方向,更得捉住你從那房間得到的印象;譬如寫一個人物,你得認清他的狀貌,觀察他的舉動,更得發見他的由種種因緣而熔鑄成功的性情;又譬如寫一點感想,你得把握那感想的中心,讓所有的語言都環拱著它,為著它而存在。能夠這樣當一回事做,寫下來的成績總之離像不遠;漸漸進步到純熟,那就無有不像——就是說,你要寫什么,寫下來的一定是什么了。
    到了純熟的時候,跟畫畫一樣,你能放棄那些繁瑣的線條,你能用簡要的幾筆畫出生動的形象來,你能通體沒有一筆敗筆。你即使不去作什么長篇大品,這短小文字也就是文學作品了。文學作品跟普通文字本沒有劃然的界限,至多像整幅彩色畫跟木炭習作一樣而已。
    畫畫不像,寫作寫不出所要寫的,那就根本不成,別再提藝術哩文學哩那些好聽的字眼。但是,在那基礎上下了工夫,逐漸發展開去,卻就成了藝術跟文學。舍此以外,幾乎沒有什么捷徑。誰自問是個忠實的美術學生或者文學青年的話,先對于基礎作一番刻苦的工夫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2    5012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
  
排列三阴阳走势图